位置: 永利游戏网址 中国 宁波企业出现用工紧缺现象

宁波企业出现用工紧缺现象

author:巩术罚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15

  近日,记者上门走访、电话采访了甬城50多家企业、10家职介所后发现:越来越多的宁波企业开始遭遇“成长的烦恼”―――经济回暖了,订单增多了,人手不足了,招人越来越难了。

  眼下,纺织服装、机械电子类企业最缺人,工厂一线普工最为紧俏。大家都在纳闷:为什么涨工资、校企合作、到外地招聘这些老方法似乎都不那么奏效了?往年的务工大军去哪了?眼下的形势再发展下去,又该怎么办?  

  大企业比小企业更“渴”

  在宁波朗迪纺织品有限公司的办公楼外,远远地就能看见一块红底金字的招牌,上面大字写着:“招聘:拷边,大烫,平车,双针,检验”。

  人事部的小吕说:“一线缝纫工的缺口有五六十个。到劳动力市场招人效果也不好,现在年轻人都不想在一线做普工。”这不只是朗迪一家公司的烦恼,小吕了解到,古林一带所有的服装企业都碰到了“用工荒”。

  和中小服装企业相比,大型服装企业的缺口就更大了,甚至不得不因为缺少一线操作工而停掉生产线。太平鸟服饰人事部门负责人介绍:年初以来,因为种种原因流失了50%的一线操作工,现在普工的用工缺口在100人以上。因为人手不能到位,目前4条生产线只能闲置,产能大大浪费,甚至出现了交货期限延误等一系列问题。

  机械、电子类企业,是用工市场上的另一个“缺工大户”。在全国小家电生产基地慈溪市附海镇,规模企业的用工缺口也远远比小企业来得严重。

  “现在,用人缺口是两头大,中间小。最缺的一是基层普通操作工,二是懂技术的工人。”华盛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人事负责人说,公司身陷用工两难处境:普工工资1000左右,没人愿意做;技术工工资3000多,愿意做的人做不来。

  职介所纳闷“怪了,人都去哪了!”

  “最近又高兴,又烦恼啊!”宁波兴宁职业介绍所的老板吴亚强做了多年的职介。高兴的是,往年这时候,往往没多少用工信息了,得一家一家联系企业,今年手头的用工消息多到数不过来。烦恼的是,招工需求多了,工人却少了很多。

  “现在打工的人少啊,很难找,特别是工厂一线的工人。根本没有人可以交给那些招工的单位。”吴亚强本来自豪于自己的“一个礼拜效率”。也就是说,只要待遇不是太差,一般能在1个礼拜帮企业找好人。现在,很多企业已经登记了两三个礼拜,他还是“交不出人”。他说:“难怪企业都说‘用工荒’,在我看来,这次是几年来最‘荒’的一次。”

  一些企业实在招不到人,只好降低要求,涨工资。比如,年初试用期1200元,现在涨到了试用期1500元,要求低了一些,可还是没多大作用。这让吴亚强很纳闷:“怪了,人都去哪了!”

  年底用工紧缺可能加剧

  来自宁波市人力资源市场提供的数据:三季度2.82万家次用人单位进场招聘,提供各类岗位41.66万个次,但求职登记人数只有26.88万人次,求人倍率达到1.54,为今年最高点。

  按照往年情况,第三季度早就过了用工高峰期,但今年却显得异常。三季度单位提供的岗位数比上季度增长了39.54%。与此同时,求职人数却是不增反减,三季度求职登记人数比二季度下降了11.08%,比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9.32%。劳动力供求出现了严重的“倒挂”现象。

  在需求大于求职缺口最大的前10个职业中,制造业就占了6个,操作工用工缺口最大,需求人数3.27万人,求职人数只有1.41万人,缺口数达1.86万人。普工、其他装配工、车工、其他操作工、缝纫工都有很大的需求量。

  分析人士认为,第四季度以来,用工缺口进一步拉大。而且,随着年底接近,农民工返乡,用工紧缺情况可能会“雪上加霜”。

  订单回暖明显是根本原因

  订单回暖是催生用工需求的直接因素。于是,记者顺藤摸瓜地调查起企业的订单情况。

  调查显示:服装企业受金融危机影响较大,订单波动情况也比较明显。朗迪纺织品有限公司管理人陈玲玲称:“9月份开始单子多到做不完。主要是上半年受美国客户订单量下降的影响,有一个缓冲期。下半年欧洲客户陆续下单,基本保持平缓回升状态。”金岛进出口有限公司业务员胡恬说,从七八月开始陆续接到了许多新的欧洲客户的订单,虽然现在还处于开发阶段,但预计明年形势将大大好转。

  与此同时,许多度过危机的服装企业也在紧锣密鼓地扩大生产规模。萌恒工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服装辅料生产商,人事负责人宋先生称:“我们现在缺普工800个。公司的产能跟不上订单的需求,明年准备大规模扩大产能,购置了新的厂房,新的设备。现在,就等一线工人了。”

  而机电类企业则给出了不一样的情况―――订单受金融危机影响不大,今年来的订单还是以老客户为主。新产品的开发导致订单激增,成了用工缺口的重要原因。联成机械的人事负责人李先生说:“从去年年底开始,应客户的要求开发新产品,一条流水线产量几百万,目前已经上线2条,还有4条在洽谈中。” 

  鄞州区姜山镇江友电子负责人说:“下半年订单增加量特别大,要招一百个操作工。宁波本地招不到的话,还要去江西、广东东莞一带招操作工。”

  另外,业内人士认为劳动力供求信息不对称也是导致眼下“用工荒”的原因。鄞州区就业管理服务处王承晖处长说:一般年初是用工求职高峰,今年年初企业减少用工量,很多到了宁波的劳动者也回到了输出地。这一“时间差”把用工短缺的情况呈几倍地放大了。

  打短工的“帮忙团”让大企业很头疼

  以往,通常是大企业比中小企业在招工市场上更有优势,即使一时缺口大,也能较快得到补充。为什么今年大企业缺工现象会持续比中小企业严重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主要由几个因素导致。前几年,大企业因为牌子响、工资高、保障好,对劳动者更有吸引力,而且往往有一定的人员储备。可现在,大企业和小企业报酬差距很小,以往的“磁性”减弱。金融危机到来后,大企业因订单骤减,甚至需要大量裁员,更遑论后备用工的储备。

  从订单上看,大企业面临的往往是固定的、长期的大额订单,用工绝对数量大。中小企业的订单相对零散,且以短单居多,为了应付“短单”,甚至可以开出更高的工资,从而催生了一批专门打“短工”的候鸟型劳动者,人数相当庞大,被企业称为“帮忙团”。“帮忙团”由来自安徽、江西等地的熟练工自发组成,人数从十几人到上百人不等。他们不到固定工厂做事,而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哪里缺人就去哪,开价一般以工厂工价的1.5倍到2倍左右。

  采访中,很多大企业一提到“帮忙团”都非常头疼:“这是恶性竞争啊!有时候一个月加200块,就能马上挖走几十个工人,生产线只能停下来。现在,打短工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大企业因为接的是长期订单,一旦缺人,就显得特别紧急;小企业接的都是比较灵活的短单,可以量力而行地接订单。

  ●对策

  涨工资难解“用工荒”

  关键要转变用工方式

  不要为新一轮“用工荒”恐慌,这是宁波大学商学院熊德平教授的观点。

  熊德平说:出现新一轮“用工荒”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标志。一方面表明中国经济开始走出金融危机,出现复苏;另一方面表明中国增长开始面临“刘易斯拐点”。

  他解释道:“刘易斯拐点”由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瑟・刘易斯提出,发展中国家通常要经历一个二元经济发展的过程,农村的剩余劳动力源源不断地为工业化提供廉价劳动力供给,工资增长缓慢,直到工业化把剩余劳动力吸纳干净了,剩余劳动力无限供给阶段告一段落,“人口红利”消失,这时候用工企业要继续吸收劳动力,就必须提高工资水平,这个转折点就叫“刘易斯拐点”。

  另一方面,新一轮“用工荒”还意味着广大劳动密集型企业必须转型。“用工荒是在既定的工资水平下出现的现象,而工资的上涨意味着企业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言竞争优势减弱,企业就面临转型的问题,要用资本和技术替代劳动力”。对于企业所说的“涨工资还是招不到人”,熊教授说,涨工资不仅仅是指货币工资的增加,还要转变用工方式,包括改善劳动条件、提高福利待遇,增加社会保障和增强员工的归属感,使农民工能获得平等的就业待遇。

  ●思考

  廉价劳动力时代

  已成为过去

  校企合作,远水解不了近渴;到劳务输出地招人,效果也没往年那么明显了……企业确实在千方百计地招人,可不管是长期缺人还是季节性缺人,却都走不出人员随着订单的波动而波动的怪圈。

  “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用工方式已经成了过去,廉价劳动力时代也必将过去。金融危机为企业提供了一次洗牌的机会。抵御住了这次风暴的企业在庆幸的同时是否应该对生存之道和用工方式进行反思?

  农民工要求的上升与追求低劳动力成本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之间形成了一种博弈。宁波甬南针织有限公司包星波主任说:“服装行业长期缺人,维持低劳动力成本的运作对企业来说不是长久之计,还有一个原因是对外贸依存度很大,现在考虑的是减少对劳动力的过分依赖。”

  宁波市裕人针织机械有限公司的徐经理说,他们近期也缺人,金融危机为他们提供了很好的发展契机,因为他们的产品恰好顺应了劳动密集型企业转型的需求。公司生产的毛衫电脑横机,一台机器的产量相当于8台人工手摇横机,而一个操作工可以同时控制六七台电脑,按照这种乘数效应,原本一个劳动力现在可以抵上50几个人,这大大降低了企业对劳动力的依赖。这位负责人同时也坦诚地表示:一台电脑横机的价格是十几万,一台人工手摇横机的价格仅是几千元。如果要用机器置换劳动力,需要投入大量的“转型资金”,一般小企业很难承受的。因此,他认为小企业和传统的劳密型企业生存空间将越来越窄,由大到强将是未来服装行业的发展方向。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9-12-14/005219251699.shtml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